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特別關注

均價七百元的冠脈支架 能否用得上、用得好?

來源:太原日報 作者:新華社記者 屈婷 2020年11月08日 07:06

  均價從1.3萬元跌到700元——首批國家集中帶量採購的冠脈支架在天津開出令人震撼的“地板價”。與2019年相比,相同企業的相同產品平均降價達93%。

  由於此次採購的冠脈支架數量佔全年需求量的八成,人們不禁擔心,便宜能有好貨嗎?均價700元的冠脈支架能用得上、用得好嗎?記者為此採訪了醫保人士及業內專家。

  為何價格能降那麼多?

  記者瞭解到,此次國家集採擬中選的10個產品中,最高報價為798元,最低報價為469元。在地方集採開展之前,國內市場冠脈支架的平均價格為1.3萬元,最便宜的也要7500元以上。

  國家隊出手,為何能讓價格降這麼多?問題出在哪兒?

  答案就是原來的價格水分太大。有人形容高值醫用耗材裏的價格水分就像水盆裏的毛巾,“拎起來就淋水,根本不用擠。”

  近年來,相繼曝光的一些醫療領域腐敗案件,揭示出一條流通環節“黑色利益鏈”——從廠家、中間流通商到相關醫生,都有可能是鏈條上的一個環節。比如,有醫院某科室按照國內耗材30%、進口耗材25%、關節脊柱類耗材20%、創傷類耗材30%的比例,多次賬外非法收受供貨商回扣,這些水分最終都由患者與醫保基金來買單。

  以心臟支架為代表的醫用耗材有一個特殊之處在於:無行業標準和統一編碼,又缺乏質量和療效評價體系。以某耗材產品為例,一個醫療器械註冊證,涵蓋產品多達450個。“同物不同名”“同名不同物”等亂象下,產品之間難以比質比價,行業難以形成深度競爭,流通環節的灰色利益鏈條始終難以斬斷。

  業內人士痛稱,不把這些價格水分甩幹擠出,不僅患者負擔重,難以實現醫保基金可持續,對於醫生和醫院的生態環境也是莫大的傷害。

  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鍾東波説,對於這樣的降價幅度不必太過驚訝,更不用擔心企業報價是否已經低於成本,因為經過前期一系列的成本測算、財務報表分析等,這個報價其實是在合理範圍內的。

  “心臟支架集採價格在千元以下並不意外。”中國藥科大學國際醫藥商學院教授常峯説,冠脈支架在部分主流國家的價格摺合人民幣,本來就在千元以下。從中選的10個產品看,價格都在800元以下,平均價和中位數都在700多元,相對比較集中,這應該反映了市場的合理價格就在這個區間。

  便宜的心臟支架安全嗎?

  作為用於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手術(PCI)的耗材,我國每年要用掉150萬個心臟支架,總費用達150億元。據醫保部門估算,按首年意向採購量107萬個計算,預計節約費用達109億元。常峯説,此次中選且價格大幅跳水的心臟支架,都是市場主流產品。比如,10箇中選產品有7個是原市場份額的前十名,還有1個是原市場份額的第11名。“這意味着,國家集採結果在大幅度減少患者和醫保負擔之外,也確保了臨牀使用變化很小。”

  本次集採的冠脈支架為第三代藥物洗脱支架。入選的8家生產企業中,中國企業佔6家。有人擔心,國產支架的質量不如進口,加上集採限定了支架規格,會不會限制了醫生的臨牀選擇?

 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心內科教授劉兆平説,實際上現在國產支架的使用量要比進口支架大。從全國數據來看,臨牀上國產冠脈支架的使用量已接近80%,“國產支架已經積累了大量臨牀使用經驗,效果已經得到充分檢驗。”

  “中選產品都是經過臨牀長期使用、經受了考驗的成熟產品。鈷鉻合金或鉑鉻合金也是相對先進、使用效果較好的材質。”國家組織高值醫用耗材聯合採購辦公室主任、天津市醫療保障局副局長張鐵軍説,中選產品和醫療機構報量的重疊度高達70%,這確保了醫生的使用感和臨牀選擇習慣是和過去無差異,甚至是無感覺的。

  鍾東波説,國家醫保局將和醫用耗材安全質量部門開展聯合監管,對所有中選產品的使用實現全過程追溯,最大程度保證產品質量,讓患者放心。

  質優價廉的心臟支架啥時能用上?

  全國患者預計將於2021年1月用上國家集採降價後的中選心臟支架。如何保障中選產品能夠按時、按量、保質地在醫療機構中使用?

  鍾東波表示,從藥品集採的經驗來看,一方面要讓醫保、衞健、市場監管等部門在耗材生產、採購、使用、配送、付款和質量監督等全鏈條形成政策合力;另一方面可通過落實結餘留用等政策激勵醫療機構使用,破解利益衝突難題。

  據介紹,結合藥品集採的經驗,聯採辦已經制定了後續採購量落地執行的相關保障措施,包括:已經實行DRG (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)付費的地區不下調支付標準,結餘部分醫療機構可以留用;尚未實施DRG付費的地區,醫保將拿出結餘資金的50%用於激勵醫療機構。

  從此前地方試點的實踐來看,獲取結餘留用資金,對於醫院和醫生的激勵作用明顯,關鍵在於落實。張鐵軍説,集採留出來的空間,應該用於未來醫療服務價格的整體調整。只有讓醫療機構的技術價值得以體現,多方受益,改革成果才能多方共享。(新華社北京11月7日電)

(責編:張傑)